打破“铁饭碗”能否“给力”教育质量
[ 发布日期 2014年05月06日 ][ 浏览次数 1335 ]

    2012年教师节前夕,上海市教委传来“重磅”消息——从今年开始,上海中小学教师资格在首次注册后将不再是终身制,或改为每五年注册一次。继医师上岗资格证取消终身制后,教师也不再是“铁饭碗”。该项改革举措对教师职业发展将带来怎样的变化?能否“给力”教师队伍职业化建设? 

    教师不再是“铁饭碗”,考核不合格就“下岗” 

    8月29日,上海市教委人事处处长周景泰透露了上海在教师队伍建设方面进行的一系列重大改革。其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教师资格首次注册后不再是终身制,或改为定期的每五年注册一次,中小学教师只有连续注册五次,即任职25年以上,才可免注册。 

    周景泰说,上海市教委新推出的培养教师教学能力和提高教师队伍质量的举措,给所有教师,尤其是从事基础教育工作的教师们提供了发展的大好机遇,也带来了颇具挑战性、严峻性的考验。教师不再是“铁饭碗”,如果考核不合格,将退出教师岗位。 

    不少专家对上海市教委的上述举措也表示欢迎。如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办公室副主任缪迅教授认为,教师资格每五年考核注册一次,有利于教师素养的“常学常新”,提升职业本领。“否则,站在讲台上,未免会有点‘本领恐慌’。” 

    缪迅说,如何把压力转化为动力,转化为内驱力,既需要教师出于自身站稳讲台、胜任教书育人使命的主动性、自觉性和迫切性,也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和各级各类学校的领导者给予应有的指导、必要的帮助和给力的支持。 

    据悉,除了上海出台取消教师资格“终身制”的改革举措外,北京、甘肃、广西等地也有类似的动作。目前,上海的教师队伍建设处在全国前列,基本与国际教师教育与管理趋势相呼应。教师培养实现了大学化,教师来源趋于多样,职前职后培训贯通衔接,全国首创的见习教师规范化培训也逐步展开。 

    有效制止“滥竽充数”还是教师的额外负担? 

    从宏观政策上看,定期更新资格认证而非一劳永逸,似乎更有利于检验教师的职业素质,敦促其改进和提高。但是站在教师职业本身的特性,以及当前教育体制现实的角度,定期注册制的实行能否达到提高教师职业素质的目的?记者就此采访了部分上海的一线教师。 

    上海交大附中嘉定校区副校长谭裘麟说:“教师的工作归根到底还是课堂教学,我们比较担心的是,定期考核注册教师资格的改革,在实行过程中会流于形式,或考核‘论文化’‘成果化’,那就会助长教师队伍中的功利主义倾向,也会让教师的工作重心出现偏离。还是要和实际教学相联系,不能为改革而改革。” 

    上海市民办文来中学的邱雯等青年教师表示,定期的注册对于年轻教师来说是乐于接受的,但是对于老教师可能会加重他们的负担,“比如考核中有些项目可能涉及到电脑操作或新媒体运用手段,老教师并不擅长,为了考核从头学起,在日常教学中使用效率又比较低,反而影响到原本的工作节奏。” 

    上海市普陀区晋元高级中学的班主任老师沈惠勇也坦言,除了要开展日常的教学工作外,还要关注学生的身心健康成长,压力已然非常大,对于教师资格的定期考核评审,怕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基本上我们周末也是要加班的,给基础薄弱的少数民族学生补课,也要关心他们的住宿生活方方面面。对于部分特殊岗位的教师从业者,是否可以适当放宽政策?” 

    面对这些担忧和疑虑,上海市教委有关人士表示,希望“为人师表”者能通过适当调节,超越自我、正视挑战。“对教师资格证的改革,是规范整顿教师队伍的开始。”

      取消终身制是否该区别对待?学生能否具备发言权? 

    还有部分教师建议,取消教师资格终身制应该体现政策的人性化,不宜“一刀切”。 

    如上海交大附中教师潘晓雯提出,是否可以根据教师从事教学工作的年限、业绩等区别对待?如在对初入行业者实行必要淘汰制的同时,考虑让具备特定条件的教师获得终身资格。定期认证是否可以侧重体现出对青年教师的关注?当然这种关注也应当以扶持帮助为目的,而不是单纯设置门槛进行限制。在政策中是否可以有附属条款?如女教师45岁以上,男教师50岁以上不需要重新进行注册等。 

    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学会会长徐承博认为,教师资格证的定期考核应当从师德修养以及人文发展的角度制定综合的考核制度。必须考虑教师本身的水平以及年龄等各方面因素制定政策。对于不同地区的教育水平差距问题,应有一个基本要求,制定不同的政策。 

    此外,还有网民对完善教师资格证的定期考核提出建议,教师是特殊的职业,与其打交道最多的还是学生。在考虑教师切身利益的同时,是否可以先听听学生的意见和建议。 

    “教师能力水平的高低,将直接关系孩子的成长。诸如教师取消终身制、如何五年一审这类讨论,应该让学生和家长也获得充分的发言权。”网民“道阻且长”说。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