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不”承诺看大学校长的主要职责
[ 发布日期 2014年05月06日 ][ 浏览次数 1482 ]

    最近,北京外国语大学新任校长韩震,在任职大会上向全校师生员工承诺:“在担任校长期间,不再作自己的专业学术研究,不再申请自己原有学科专业的研究课题,不再谋求与教学有关的个人荣誉。”此言一出,震惊教育界。而就在此前不久,北师大校长董奇也提出过“四不”承诺:在担任校长期间“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招新的研究生,不申报任何教学科研奖,个人不申报院士”。
 
    两位新校长的承诺内容何等相似,真乃英雄所见略同。这样的言辞也揭示了高校某些“专家型领导”工作不到位的弊端,切中了某些校领导以权谋私的痛处,摆正了大学校长在学校里的位置和主要职责。
 
    我们可以以董奇校长的“四不”承诺为例,作一简单分析。
 
关于“不申报原专业新科研课题”。高校校长一般都有较深的学术造诣,但有些人担任校长后仍舍不得丢掉专业,还要与其他教授争科研项目。而在实际工作中,有些校长完全依靠别人做科研,最后把劳动成果占为己有。借申报课题之名,用科研经费装备好本专业实验室,为退位后继续工作创造条件者也不在少数。
 
    在笔者看来,大学校长在任职期间不申报和承担科研课题有三个好处:一是有利于集中精力搞好学校行政管理工作,不陷入非行政的学术事务和专业活动中去;二是有利于调动其他教师的科研积极性;三是有利于改变学术事务行政化,即科研项目应由教授牵头和主持,校长不宜用行政手段组织科研课题。
 
    关于“不招新的研究生”。研究生教育是高等教育的最高阶段,这对研究生的培养工作提出很高要求。研究生除了要完成必修课程外,主要采取单个式的培养。这突出了导师在研究生培养中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大学校长本身工作十分繁重,根本不可能有充分时间和精力培养研究生。这就导致其无法指导研究生开展科学研究,影响了研究生质量的提高,乃误人子弟。校长不招收研究生的好处是,一有利于集中精力搞好全校的管理工作;二有利于中青年研究生导师队伍的成长,不用再与其他教授争博导名额;三有利于研究生教育质量的提高,让有能力、有水平、有科研课题的教授担任导师。
 
    关于“不再谋求与教学有关的个人荣誉”。此举的实质是校长不与教师争名利。有些大学校长经常以自己的名义参加各种评奖活动、评选活动,与其他教师干部争荣誉、争名利。如果有的教学、科研成果确实是校长参与并作出贡献的当然可以申报,但有些教学科研成果明明是其他人带头并承担的,也得挂上校长的名字。这严重挫伤了在一线从事教学科研工作的教师的积极性。
 
    校长不申报任何科研奖,也有三个好处:一是不必去承担繁重的教学、科研任务,以便集中精力做好教学科研管理工作;二是不会占据别人教学、科研成果,有助于提高校长的威信,改善与广大教师的关系,调动广大教师教学科研的积极性;三是有利于公平、公正地开展教学科研成果评奖活动,把真正有水平、有质量的教学成果和科研成果评选出来,真正起到对优秀教师和科研人员的激励作用。
 
    关于“个人不申报院士”。两院院士是中国最高学术水平和学术地位的象征。评选程序十分严格、规范。有些校长为了当上院士,把大量时间花在搞科研、搞业务上,对当校长不用心、不投入。结果是院士升不上,校长没当好。校长不申报院士的好处是:一是有利于一心当好校长,做好学校管理工作,节省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二是有利于党风、政风建设,不要为了当院士而去拉关系、通路子、玩弄潜规则;三是有利于丢掉包袱,轻装前进,既利于工作,又利于身心健康。
 
    这样看来,韩校长、董校长语出惊人的“三不”和“四不”承诺,是针对当今大学校长中客观存在的时弊提出来的,为高校校长树立了榜样。笔者认为,目前,高校主要领导多数是从专业教师岗位上转过来的,这种模式有利有弊,有利之处是他们熟悉教学、科研,对开展工作有利;弊端是他们又牵挂着教师职称和将来出路,不利于安心管理工作。
 
    因此,对于校长等领导工作,有必要制定类似“三不”“四不”承诺的规定。从长远来说,高校也应建设一支专职管理队伍、职业管理专家,可以从青年教师中选拔。通过实践、培训、轮岗,造就成职业管理干部队伍,包括从中培养和选拔高校主要领导人员。职称聘评按管理系列实施,可以搞职员制。一级职员相当于一级教授,让他们安下心来一心一意投入到管理工作中。
 
   然而,我们赞扬新校长们的承诺,并非要求所有高校如法炮制,要因校而异、因人而异。如“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能一概而论,如某校长是别人不可替代的学科带头人、资深专家,仍可牵头申报课题,抽空指导课题组工作。而且校长也应加强与工作相关的高等教育方面的研究,这样才能提高管理水平和决策的科学性。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