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狼爸"热度超常 今天我们怎样做父亲?
[ 发布日期 2014年05月15日 ][ 浏览次数 1224 ]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初,一篇署名“潘晓”的文章,提出了“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这个问题,引起了全民大讨论。这个疑问,放到现在,似乎更适合了;成功的路,为什么那么窄?

  虎妈、狼爸、奶爸,还有早些时候的“郎爸”,即郎朗的父亲等,他们的育儿经,被大众所追捧,他们的孩子,成了父母培养孩子的楷模、目标。这些“成功”的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拥有名声等各种资源。不能达到掌握一定资源的程度,就不能说成功。

  狼爸萧百佑对待长子萧尧的植物学兴趣的态度和做法,很能说明问题。萧尧曾经对植物很感兴趣,甚至到了入迷的程度,说起各种草本植物的成长年份、土壤环境、历史渊源,如数家珍。但是,萧百佑认为,一百万人中,有几个能成为真正的植物学家?如果将来不能成“家”,只是一个有植物学知识的普通人,对他的生存不是好事。所以他断然禁止萧尧玩植物。他说“你要读经济、读政治,我是不会让你去考什么植物学专业的,这不是能够让你大展宏图的专业!”萧尧最终考入北大国际政治专业。

  什么叫“大展宏图”?萧百佑有一套“国学理论”,在他看来,中国社会一直是个文官制度社会,“文科才是中国建立和发展的根本,理科不过是文科的使用工具。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让孩子读理科,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就是说,他把人分成“工具”和“掌握工具者”两种,他的孩子不能读理科,做“工具”,而是要做掌握工具者。虽然读理科的成为“掌握工具”的也不少,但是这个“两分法”还是符合现状的。“掌握工具”,就是掌握资源,说白了吧,就是掌握权利,有了权利,才能“大展宏图”。

  萧百佑高度认同家长制,“在我的家庭里,我就是皇帝,是天,只要我提出的要求,孩子们必须无条件服从、遵守。”萧家的孩子提前适应了社会。适应环境,服从领导,是成功的第一要义。狼爸是一个清醒的、彻底的现实主义者。他看到了社会资源越来越集中,资源分配越来越趋于固化、垄断化的现实。这也是为什么“成功”的标准越来越单一、狭隘的缘故。

  对一个社会来说,人的创造力,人的精神自由,是最宝贵的资源。但是,在一个越来越崇尚权力的环境里,是不可能给精神创造留下多少空间的,就是成了植物学家,也被视为“工具”,既然等级比创造重要,谁还愿意去创造?

  鲁迅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概括了生命的路径和方向:“一,要保存生命;二,要延续这生命;三,要发展这生命(就是进化)。“保存”和“延续”的要求,是人的本能,“进化”才是费气力的事情。但是,在当下现实中,人们为求“保存”和“延续”已经很不易,谈何进化?

  今天,我们怎样做父亲?这,依然不是一个可以轻松回答的命题。

分享按钮